• <center id="1ofrxh"><ul id="1ofrxh"><tbody id="1ofrxh"></tbody><tfoot id="1ofrxh"></tfoot><dir id="1ofrxh"></dir><noframes id="1ofrxh">
      1. 字號:
        小 中 大

        【古人有瘾】八大山人:八個人,還是一個人?

        【古人有瘾】八大山人:八個人,還是一個人?

        2019年12月07日 21:42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7日電 題:八大山人:八個人,還是一個人?

          作者:任思雨

          竹林七賢、初唐四傑、唐宋八大家、四大才子……你還能完整念出他們的名字嗎?

          曆史上,這些聲名顯赫的文人團體曾爲中國古代文化留下了重要的藝術瑰寶。但有一位古人,卻因爲這樣的稱呼常常被誤解,每次別人念到他的名字都會疑惑:

          八大山人,誰?是八個山人嗎?!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畫屆“表情包”,非他莫屬

          余秋雨曾說,他招研究生時出過一道“略談你對八大山人的了解”的題,一位考生的答案是:“中國曆史上八位潛迹山林的隱士,通詩文,有傲骨,姓名待考。”

          “把八大山人說成是八位隱士我倒是有所預料的,這道題目的‘圈套’也在這裏。把中國所有的隱士一並概括爲‘通詩文,有傲骨’,十分有趣,至于在考卷上寫‘待考’,我不禁啞然失笑了。”

          先來澄清一點,八大山人,真的只有一個人,他就是明末清初的知名書畫家朱耷。

          不過,他也是曆史上最神秘、最怪異的畫家之一,跟傳統的文人畫不同,在八大山人的畫作裏,你能看見一只只翻著白眼的鳥、翻著白眼的魚、粗犷灑脫的山石花草……而放大畫作的細節,簡直就是活生生的“表情包”:

        《朱耷蘆雁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蘆雁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楊柳浴禽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楊柳浴禽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貓石圖卷》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貓石圖卷》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無論孔雀、寒鴉還是小貓,他筆下的動物要麽瞪著大大的眼白,要麽眯著眼睛,甚至弓著背、縮著脖子,似乎是含著幾分憤怒、幾分嘲笑,還有一股“愛誰誰”的氣勢。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有人評價說,看他的畫,“天地間爲之一寒”。

          他爲啥要這樣畫?

          八大山人的畫有點兒怪,但看過一遍以後就很難再忘記。如果你好奇八大山人爲啥會這樣畫畫,先來看看他經曆了怎樣的人生:

          八大山人,姓朱名耷,江西南昌人,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權的後裔。

          身爲王孫貴族,他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早年參加功名考試就在同輩當中脫穎而出,連當地年高德碩者均對他稱贊有加。

          清朝曆史學家陳鼎的《八大山人傳》寫道,朱耷少年時“善诙諧,喜議論,娓娓不倦,嘗傾倒四座”,那時的意氣風發可見一般。

          然而,他作爲王公貴族的好生活沒享受了多長時間,公元1644年,甲申之變發生,明宗室上下如驚弓之鳥,“改姓易氏、匿迹銷聲、東奔西走,各逃性命”,此時的朱耷也選擇隱居避禍。

          在這幾年間,他的父親、妻子、孩子幾年之內相繼去世,恐懼與心灰意冷中,他選擇剃度爲僧,從此在青燈古佛中度過了三十年的歲月。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苦痛的人生經曆讓朱耷時常癫症發作,史料記載,他時而瘋、時而啞、時而大笑、時而痛哭、時而正常,五十多歲時,朱耷因癫症還俗,獨自走回了南昌。

          公元1684年,朱耷還俗後爲自己取名“八大山人”,從59歲一直用到去世,他用“八大山人”署名題詩的畫,常把“八大山人”四字豎著連寫在一起,這樣又似“哭”字,又似“笑”字。

        《朱耷枯木寒鴉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朱耷枯木寒鴉圖軸》局部。 現存故宮博物院

          哭之、笑之,也像是八大山人一生的寫照,他用一個表情包,與坎坷的命運對抗。

          “橫塗豎抹千千幅,墨點無多淚點多”,這是鄭板橋爲八大畫卷題的詩,劉鄂《老殘遊記》序亦言:“《離騷》爲屈大夫之哭泣,《莊子》爲蒙叟之哭泣,《史記》爲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詩集》爲杜工部之哭泣,李後主以詞哭,八大山人以畫哭。”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特殊的身世與閱曆,加上極高的繪畫才華,成就了八大山人特殊的藝術境界。

          他的畫,全都是孤獨嗎?

          西方的梵高曾以濃烈而扭曲的筆觸讓人淚流滿面,八大山人的畫也如此,他山水花鳥皆精,亦擅書法,詩文也幽澀古雅,雖然風格獨特,卻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忠實的粉絲。

          後世的“揚州八怪”、齊白石、張大千等畫師都被他折服, 齊白石曾說,“青藤雪個遠凡胎,缶老衰年別有才;我欲九泉爲走狗,三家門下輪轉來。”其中,青藤是徐渭的號,缶老是指吳昌碩,雪個正是朱耷的號。

          同梵高痛苦的創作一樣,人們也經常會把八大山人的“變形”創作與他悲戚的身世相勾連。

          但也有人認爲,但如果把這些藝術價值全部都歸爲他的身世,似乎並不妥當,學者朱良志曾說,生命的尊嚴凜然不可犯,這是八大晚年的藝術形象所要表達的重要思想。

          晚年的八大山人以“驢”爲號,有“驢屋人屋”、”“驢屋驢”、“人屋”等印章,而這正是他癫疾複發漂泊南昌的艱難時刻,那時他窮苦不已,過著連驢都不如的艱難生活,幾乎要失去了人的尊嚴。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但在他的畫裏,常常只有一條小魚,或者一只孤獨的貓,一只側身站立表情孤傲的小鳥,一棵樹心中空、旁支卻有花朵盛開的梅花枝,各有各的尊嚴,看似微小的生命也有不可屈服的力量。

          有一副現存于江蘇泰州博物館的《秋花危石圖軸》,畫中巨大的石頭搖搖欲墜,山人用濃墨重筆,塗出了石頭力壓千鈞的力道,但在巨石之下,卻用淡墨畫了一朵小花,長著一片葉子,巨石與花朵,構成了相當大的反差,但花兒依然從容地綻放。

        制圖:雷宇竺
        制圖:雷宇竺

          八大山人還喜歡畫荷花,他留下的荷花作品有很多種類,比如小荷才露尖尖角、一只荷花獨開放,但荷花在他的筆下從來不是清秀淡雅,他的荷柄常常比其他畫家的高大的多,姿態也常常呈現隨意任性之勢。

          八大山人的一生,曾有一幅畫像《個山小像》傳世,上面的老人頭戴一頂帽子、身穿寬大無比的長袍,看上去幹瘦也其貌不揚,但就是這位一生坎坷的畫師,卻給我們展現了一個極富沖擊力的、充滿著強烈生命意識的藝術世界。(完)

        【編輯:葉攀】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