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産經| 房産|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台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沖入爆炸核心取樣、24小時不休息 老人笑憶當年核試驗

2019年09月07日 09:31 來源:揚子晚報 參與互動 

  沖入爆炸核心取樣,24小時不休息 蘇州老人笑憶當年三次核試驗

82歲的陸慶權在家中接受紫牛新聞記者的采訪。

年輕時的陸慶權。

蘑菇雲形狀的紀念章。

  55年前的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這是屬于一代中國人的共同記憶,也與一位太倉老人有著不解之緣。他先後三次走進羅布泊戈壁灘,參與核試驗研究工作。

  “我們戰鬥在戈壁灘上,不怕困難,不怕荒涼,任憑天空多變幻,任憑風暴沙石揚……”這位名叫陸慶權的老人,回到太倉後,卻從未向人提起過這段經曆,直到最近社區工作人員走訪退伍老兵時,偶然間發現了老人的立功獎狀,才揭開了老人那段鮮爲人知的往事。

  見習記者 江珂 紫牛新聞記者 張畢榮

  年輕時的他酷愛化學 高考志願全是化學類專業

  居住在太倉市城廂鎮的陸慶權,今年已經82歲高齡,紫牛新聞記者來到陸慶權老人家中,剛開門老人就笑著招呼記者進門,雖然已是耄耋之年,卻一點也不顯老態,精神矍铄,誰也想不到,這樣一位普通的老人,50多年前曾參與過三次核試驗。在陸慶權老人的家中,至今仍然珍藏著一枚蘑菇雲形狀的紀念章。

  1937年5月30日,陸慶權出生于太倉市沙溪鎮一戶書香家庭,在太倉讀完小學後,來到了江蘇省常熟中學,度過了他的中學時代。由于成績非常優異,1956年,陸慶權被華東化工學院(即今天的華東理工大學)化工機械系化學工程學專業錄取。陸慶權對紫牛新聞記者說:“我特別喜歡化學,高中時每次化學考試基本都是滿分,所以我當時填報志願的時候,填了整整一排的化學類專業。”1956年8月,陸慶權如願走進了這所有著“中國化學工程師的搖籃”美譽的學校,開啓了他的大學生涯。

  大學學習期間,聰慧而又努力的陸慶權得到了很多老師的賞識。陸慶權的論文導師,中國第一個流態化研究室的建立者、著名化學工程學家郭慕孫就爲陸慶權的畢業論文打了滿分!

  1961年,畢業後的陸慶權被分配到總參謀部某部工作,進入總參謀部某部後,陸慶權開始從事與核武器相關的防化研究。1962年,陸慶權因爲設備創新方面的突出貢獻,獲記三等功。

  爆炸核心取樣,不眠不休將生死置之度外

  1964年8月,27歲的陸慶權帶領著一支4人組成的隊伍前往新疆執行秘密任務。從北京坐四天四夜的火車,陸慶權一行抵達新疆吐魯番,隨後,又坐了兩天的汽車,方才到達此行的目的地——位于羅布泊戈壁灘的某處臨時基地。在經過兩個月的前期准備和實驗後,10月16日,陸慶權和隊友們在距離爆炸核心數十公裏的地方,親眼見證了中國第一朵蘑菇雲的升起。隨後的一周時間裏,陸慶權與隊友們駐紮在外圍,收集並研究飛機帶回的樣本。

  1965年、1966年,陸慶權又再次來到了羅布泊,與第一次不同,陸慶權要自己沖入爆炸區域飛速取樣。陸慶權說:“我們在研究院做實驗的時候,胸前始終都要挂著一個放射筆,來檢測自己受到了多少輻射,達到一定的量就要停止。那時根本顧不上自身受到多少輻射。”

  爲了保證安全,在整個取樣行動中,防化服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能打開。因此,陸慶權與隊友們需要不眠不休地工作。陸慶權說:“有一次工作最長的時間是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時不吃不喝都在收集樣本。實在是累得不行,講講話都會打瞌睡。”

  白細胞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

  陸慶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取樣除了辛苦和自然環境的惡劣,還有一樣非常危險的事物,那就是輻射。陸慶權說:“輻射多少對身體都會造成影響,每次我們參加完取樣工作後都要去醫院檢查,檢查下來,白細胞只有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

  陸慶權介紹,取樣需要從中心點開始逐步向外圍擴大,根據不同的距離,搜集樣本回來。因爲核試驗爆炸之後,會有沖擊波、光輻射、核輻射等,每一個放射性落下灰産生的影響和落下的距離都不相同。在取樣後的一個星期內,陸慶權就要迅速趕回北京開展研究工作,“因爲基地的設備不全,在北京做實驗才能更充分,”陸慶權說,“核試驗爆炸,我取回來的樣品就是放射性落下灰。”陸慶權形容它們像是“烏黑的小圓球”,“大小各有不同,還都挺漂亮的,需要從它的顔色、成分、強度等各個方面詳細研究。”陸慶權笑著說。

  陸慶權在工作中,主要負責研究核汙染中對水體的汙染。1966年5月19日,因爲在核試驗中的突出表現,解放軍某部政治部向陸慶權頒發個人獎狀。獎狀上寫著:“陸慶權同志在執行國防建設任務中,積極努力,艱苦奮鬥,英勇頑強,榮立三等功”。

  三赴核試驗基地,家人一點也不知情

  除了研究人員,陸慶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基地中還有很多部隊的士兵,那時候大家都住在搭起來的帳篷裏,“就像住在一個‘村’裏一樣,大家相處得很融洽。”陸慶權笑著說。

  說起參加核試驗的三年時間,這位82歲的老人仿佛又回到了50多年前,回到了那個充滿回憶的年代。“我還去過一次羅布泊湖,那時候羅布泊湖還是很大的,邊上還有綠樹,湖裏還有水老鼠,很多當地人會抓了去賣錢,不像現在湖已經不見了。在戈壁灘上住著,漫天風沙是常有的事,有時候風沙來的時候,眼睛都睜不開,甚至有時候住的帳篷都會被大風掀掉。”陸慶權回憶道。

  關于自己前去羅布泊參加核試驗,陸慶權表示:“我1963年結婚的,1964年便去了核試驗基地。家裏人都不知情,我對他們守口如瓶。”每次去核試驗基地基本三個多月時間,前兩個多月時間主要是勘查地形和做准備工作,後半個月時間則用來收集樣本和進行實驗。

  1969年,陸慶權和愛人回到了太倉老家。回到家鄉後,陸慶權在太倉布廠工作。沒過多久,陸慶權來到了太倉化工建材廠工作。陸慶權說:“當時國內只有江南水泥廠等幾家大廠可以生産高標號水泥。”最終,陸慶權用兩年時間,突破技術瓶頸,運用新型複合礦化劑煅燒水泥熟料,生産出可用于橋梁建設的500號、600號早強型水泥,一時震動業界。

  如今的他愛鍛煉

  愛養魚愛唱京劇

  1997年,陸慶權正式從太倉化工建材廠退休,退休後的陸慶權也沒有閑著,他又再次來到了上海,在上海的一家冶金輔料廠工作,從事與化學有關的研究,這一做就是九年。直至2006年,將近70歲的陸慶權才回到太倉,開啓了他的老年生活。

  從轉業到退休,陸慶權從未跟人說起過自己在羅布泊戈壁灘的那段經曆,直到前不久,太倉市城廂鎮德興社區的工作人員在走訪退伍老兵時,偶然間發現了陸慶權的立功獎狀,才揭開了這段塵封往事。

  在與陸慶權交談的過程中,紫牛新聞記者發現,雖然陸慶權已經82歲,但是身體十分硬朗。

  陸慶權表示,這和他堅持每天鍛煉是分不開的。“每年,我都要和兒子去自駕遊,去過四川、福建、江西等好多地方,”陸慶權說,“峨眉山我是自己親自爬上去的啊!”每天下午,他會騎車在居住的小區附近轉一轉,每天堅持走半個小時路。

  平時沒事,陸慶權就經常自己在家跳跳廣場舞,養養熱帶魚,種些花花草草,喜歡聽京劇。記者看到,陸慶權的家裏擺放了各式各樣的收錄機,陸慶權介紹說:“這個小的收錄機是專門播放歌曲的,這個收錄機是專門放京劇的,另一個收錄機是放廣場舞音樂的。”琳琅滿目的收錄機堆滿了沙發的一角,“不過我比不了那些京劇票友,唱得不是很好。”說起自己的愛好,陸慶權興致盎然。

【編輯:郭澤華】

>社會新聞精選: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