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gqnve4"></th><blockquote id="gqnve4"></blockquote>
                          • <select id="x1rf3v"></select><strong id="x1rf3v"></strong>
                              <form id="x1rf3v"></form><i id="x1rf3v"></i>
                              字號:
                              小 中 大

                              北京球迷悼念吉喆:最深沉的悲傷,都悄無聲息

                              北京球迷悼念吉喆:最深沉的悲傷,都悄無聲息

                              2019年12月07日 09:13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7日電(李赫)球迷手中的助威棒再一次爲了吉喆響起,卻不是在賽場上。在與北京首鋼男籃曾經的主場一牆之隔的首鋼籃球中心西入口大廳裏,在紀念北京首鋼隊史首奪總冠軍的雕像前,人們悼念已經再也無法出現在球場上的吉喆。

                              12月6日,首鋼籃球中心西廳大堂,球迷紛紛自發前來紀念首鋼男籃老隊長,鮮花鋪滿大堂。
                              12月6日,首鋼籃球中心西廳大堂,球迷紛紛自發前來紀念首鋼男籃老隊長,鮮花鋪滿大堂。

                                “吉喆,我們送你來了。”6日上午,一個年輕球迷一邊小聲叨念,一邊輕輕地用手中的加油棒打著節拍,那是在首鋼主場比賽時,球迷們時常打出的拍子。他說,這個加油棒是他上賽季在五棵松看球時留下的,原本計劃著在老隊長複出的比賽中拿著爲他加油。

                                說這些的時候,他並沒有哭,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他中途停頓了三次,用來深呼吸。而後,他把手中的加油棒放在了大廳雕塑前吉喆的黑白照片旁。

                              球迷留下的加油棒。李赫 攝
                              球迷留下的加油棒。李赫 攝

                                北京時間12月5日淩晨2點14分,吉喆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重症監護病房中,因肺癌惡化去世。這時距離他最後一次代表北京首鋼隊出場,剛剛過去623天。

                                “我比媒體知道的早。”說起吉喆的病,前來悼念的博博回憶道,“但我也只是知道他去了美國治病。”和大多數人一樣,博博在5號清晨收到了手機上的那條推送。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但情緒依舊不受控制:“我看到消息,在路上就哭了。過路人問我怎麽了,我只說,一個球星走了。”

                                說話間,一個中年男人走來,滿眼通紅地和博博寒暄了幾句,而後離開去上班了。都說成年人連崩潰都悄無聲息,能讓一個中年男人大庭廣衆之下哭紅了眼眶的事,更是不多。但在這裏,你數不清是花束更多,還是通紅的雙眼更多。但你能感受到最多的,一定是靜默。

                              吉喆的黑白照片和蠟燭擺成的51號。北京首鋼籃球俱樂部 供圖
                              吉喆的黑白照片和蠟燭擺成的51號。北京首鋼籃球俱樂部 供圖

                                在大廳裏的雕像下,首鋼俱樂部放置了一批吉喆生前的照片供球迷悼念,最中央的是最大幅的一張。這張照片還有顔色的時候,是吉喆的定妝照,用來懸挂在球場的上空,但如今已經是黑白色。

                                簡單的陳列前,前來悼念的球迷留下的大大小小的花束鋪成一個圓形。圓形的中央是白色蠟燭,蠟燭燃起時會組成明顯的“51”的字樣,那是吉喆打球時的號碼。但如今也早已熄滅。

                                鮮花簇擁之下的吉喆黑白照片下方,參差不齊的擺著不少酒瓶。12月的北京,沒什麽比一口二鍋頭更能暖身的了。但這裏不行,因爲帶酒來的人,都只擰開了瓶蓋便放下了,對面的人,早已不能與他們對飲。

                              球迷留下的白酒。李赫 攝
                              球迷留下的白酒。李赫 攝

                                素色的花朵間,一團鮮豔的紅綠色顯得極爲不搭,那是一把棒棒糖。一個姑娘拜托大廳的保安替她放在“51”形狀的蠟燭旁的。而她本人,就靜靜地站在僅僅兩米之外的地方,捂著嘴。眼淚一路順著臉從下巴滴到了地上,似乎比瓶中的白酒更炙烈。

                                看見的人一定都會好奇,但沒人有辦法張口發問。因爲盡管她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偶爾間從指縫間漏出的哽咽聲,比嚎啕大哭更撕心裂肺。

                                村上春樹曾寫道:“于是我關閉我的語言,關閉我的心,深沉的悲哀是連眼淚這形式都無法采取的東西。”大抵如此。

                              姑娘蜷縮在角落。李赫 攝
                              姑娘蜷縮在角落。李赫 攝

                                受傷最深的人往往都蜷縮在角落,這是人類千百年來進化過程中形成的保護機制,這裏也一樣。姑娘隨後慢慢靠向大廳北側的牆角,手中的紙巾換了一張又一張,卻止不住眼淚湧出一行又一行。哭累了便蹲下,眼淚流幹了,就眼睛直直的望著。

                                在3年前參加一檔評選時,吉喆曾說:“身邊的人一批一批換,心裏肯定不是滋味。但也沒辦法,競技體育就是這麽殘酷。也許下一個走的就是我。假如真的有一天不在了,希望球迷至少還記得我。”

                                如今看來,球迷們記得他的,遠比他曾經期望的更多。傍晚6點,大廳關閉,角落裏的姑娘也緩緩起身,走出了大廳。“我該去上班了,和同事換了班,最後來看一眼吉喆,還要從西五環這裏回東三環上夜班。”姑娘這樣說道。

                              球迷留下的紀念品。李赫 攝
                              球迷留下的紀念品。李赫 攝

                                而說起她對吉喆的記憶,她只淡淡的說:“打球時,他盡力取勝,生病了,他盡力活著。”每個人記住吉喆的方式各有不同,但這一點,一定是在吉喆的離去後如此令人動容的原因。

                                同樣,在周五這天的工作日,大多數人也都是騰出時間來,與曾經的城市英雄匆匆一別,便轉身湧入人海。因爲生活還要繼續,在這裏他們可以盡情悲傷,但走出大廳,他們還要盡力的生活。

                                如同那個帶著紅眼眶離去的中年男人,如同那個送上了加油棒的少年。每個人都是邁著沉重的步伐而來,因爲他們都知道將要面對的是什麽;每個人又踩著急促的腳步而去,因爲他們還有太多的未知要應對。每一個來到這裏的人,都還有自己的生活。正如電視劇《潛伏》裏說的:悲傷盡情的來吧,但要盡快的過去。

                              一天過去,西廳雕塑前地磚上的籃球圖案已經被球迷留下的紀念物完全覆蓋
                              一天過去,西廳雕塑前地磚上的籃球圖案已經被球迷留下的紀念物完全覆蓋

                                一天過去,西廳雕塑前地磚上的籃球圖案已經被球迷留下的紀念物完全覆蓋,如同人們對吉喆的期待,逐漸被懷念取代。走出西廳,北側首鋼工學院的操場上正是一片籃球場,孩子們自由的奔跑著,面前的楊莊東街一輛救護車鳴笛駛過。無論如何,生活還在繼續,盡力生活,才是一個生命消逝後,留給生者最大的意義。(完)

                              【編輯:嶽川】
                              新聞排行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